Tatum母亲成为儿子理想榜样,自豪自己就是个「妈宝」!

Jayson Tatum在塞尔提克队对上密尔瓦基公鹿队的季后赛第一场比赛中拿下了19分、10个篮板、3次抄截以及1次价值连城的火锅。新秀赛季的Tatum用一次次惊豔的表现来向外界证明他的才华横溢与成熟稳重。考虑到上个月早些时候他还只是个不满二十岁的少年,这种成熟就更难能可贵了。

Tatum母亲成为儿子理想榜样,自豪自己就是个「妈宝」!

但是这些惊豔表现丝毫不能让人感到震惊。考虑到Tatum的妈妈——Brandy Cole Barnes,是这一切的真正推手,如果Tatum不是那个为球队挺身而出的球员,或者说那个今晚即将出战季后赛第二场的人,你才会惊讶吧。

想要了解Tatum,就得了解他在成长过程中经历了什幺。

Brandy在高二高三时便开始在密苏里圣路易斯大学上课,并曾打算去麻省理工学院学习生物医学工程专业,但学费成了一大难题。因此,她几乎下定决心放弃UMSL,而去给她提供排球奖学金的田纳西大学。但是,在她刚刚从圣路易斯附近的大学城高中毕业的时候,事情发生了变化。

「7月4日当我发现我怀孕时,我只是待在家里,」她说。

但她没有留在家里。Brandy上了学,开始攻读政治学和交流学位。

「放春假时我怀上了杰森,」她说,「但下周我不得不回学校参加期中考试」。

后来,Brandy又攻读起了法学位。一直以来,她都在打工,开始是担任商场的礼宾员,然后在辛格勒无线公司的提成制销售部门工作,还在法学院担任过非盈利组织的带薪作家。

Tatum母亲成为儿子理想榜样,自豪自己就是个「妈宝」!

Brandy和Tatum的父亲Justin从来没有住在一起并最终分道扬镳。儘管如此Justin依旧在杰森的生活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对于他俩,重要的问题是如何照顾好这个年幼的孩子。抚育好孩子本是父母双方共同的任务,显然Tatum的母亲承担了绝大部分的责任。但是Brandy责无旁贷。她经常带着小Tatum一起去上课。

一次课上,在一个大演讲厅里,一个教授提出反对(Brandy带小Tatum来上课)

「我说,‘我是这里的学生,而且他并没有扰乱课堂秩序’」,她说,「教室里有两百双眼睛看着我们,而我们坐在教室的最后,小Tatum一直很平静」

时光飞逝,Tatum开始忙着完成作业和参加体育活动。

译注1:美国21岁及以上才允许饮酒

妈妈树立的不少榜样——总结起来就是「努力工作,不找藉口」——不可避免的在小Tatum的心中扎根。华盛顿巫师队球星Bradley Beal的妈妈,同时也是Brandy的排球教练,亲眼见证了这一切。

Tatum母亲成为儿子理想榜样,自豪自己就是个「妈宝」!

「他(Tatum)什幺资源也没有,他的家庭也是如此」,Beal说道。「这就是我佩服他母亲的地方。她是个真正的勇士。她把Tatum养育成人,她简直爱死她的儿子了。她是他儿子的头号粉丝。如果把你置身于他所处的那种环境,除了摆正心态相信‘这就是成功之路’,还得在心中默想‘为了妈妈我必须成功。妈妈为我付出了太多太多’。就是这种信念推动和引导你前进。最终所有的梦想都成真了。」

这就是Tatum自豪地称自己是「妈妈的孩子」的原因。他的母亲也因Tatum感到自豪。

「人们问我关于Tatum的事情,我思考了一下,但我发现他实在是一个完美的孩子,」Brandy说道,「他总是显示出超脱年龄的成熟,总是那幺彬彬有礼,总是那幺受人尊敬,而且他还是一个体格健硕、活力四射的孩子——这是他从不痴迷电子游戏和玩具的结果。他一门心思的去体育馆训练或打一会儿美式足球。他总是非常投入而且对这项运动无比忠诚。」

Brandy确信Tatum也是热爱学习的人。

「有一次我和他摊牌了,因为在此之前我总是告诫他别拿C等,」她说,「我认为B等或者更高才是他的能力所在。他也总是做的很好。但是那一次他没能做到,所以我就强迫他待在家里,不让他参加一场比赛。这差点要了他的命。这件事大概发生在四年级或者五年级的时候吧。他差点输掉了那场比赛。不过在此之后,他明白我是说话算话的,而且后来他的学习成绩也确实不错。」

这个教训显然被Tatum複製到了篮球场上。

「我觉得人们有时过分低估了勤奋对于成为一个顶尖运动员有多幺重要,」 Brandy说道。「是啊,他(Tatum)确实有一些运动天赋,他受到上帝的恩赐。但一定是大量的汗水才让他走上了今天这个舞台。」

对这个问题答案的寻找是永无止境的。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一家人在去年十月为了赛季第一场比赛奔赴克里夫兰之后,经历了一个「令人窒息」的时刻。

「铺天盖地都是对第一场比赛的担心,特别是Gordon Hayward那不幸的伤病之后。」Brandy说道。「但是在此之前,我的儿子出手了他在NBA的第一个球,但LeBron James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盖掉了它。他竟然和詹皇同场竞技!」

Tatum母亲成为儿子理想榜样,自豪自己就是个「妈宝」!

「那场比赛后,我们就知道,嗯 ,我们来了。这就是你毕生为之奋斗的事业,我们每时每刻谈论的事情之一就是‘你不应仅仅成为一个NBA球员’这不是终极目标。他很早以前就知道自己将进入联盟。仅仅进入联盟不是我们的目标。他想成为精英中的精英。他想甩掉身上的标籤。」

儘管Tatum的表现远远超出了人们的预期,但是NBA还是给他留了一个(不太光彩的)标籤。二月份,Tatum的爆发归于平静,他的投篮和总体能量值都遭受到了下滑。

「别误会我的意思;他正在从事一份世界上最好的工作之一。」Brandy说道。「但这并不容易。人们过分低估成功应该付出多少心血,而且他们(NBA球员)不是机器人。他们也是人,也终有一死。人们总是在谈论,‘看,他撞上新秀墙了’,或者责备他年纪轻轻当了爸爸。但是这就是人。他以前从没打过这幺多比赛,他只是有些累了。」

Tatum母亲成为儿子理想榜样,自豪自己就是个「妈宝」!

「我对他的表现很挑剔,而且我们会在赛后讨论这些。他在比赛中距离了一个空气球,我会问,‘问题出在哪了?’他回答,‘妈,我的腿没知觉了。’所有的比赛和奔波,都会影响到你的表现。几个星期之前,他叫了一辆Uber,却去错了酒店。那家酒店的名字是他在上一个城市待过的酒店的。(坏事)都一起涌来了。」

但他仍在冲刺,并超越了绝大多数被NBA激烈比赛吸引的人的梦想。Tatum猛然想起,在二年级的时候,老师问他长大了想做什幺?当老师得知他的回覆是「成为一名NBA球员」时,老师告诉他换一个更现实的梦想。

「他回到家,表现得异常悲伤,」Brandy说道,「他的样子好像是‘除了篮球,我一无所有。’他总是说他没有B计画。就是这样,对他来说,要幺NBA,要幺死亡。」

以前,梦想看似遥不可及,妈妈帮着出谋划策;但是现在,梦想从未如此触手可及。

「我亲眼看见他投入的努力及其带来的收穫」,她说,「所以,我现在并不敬畏于他所取得的成就,因为这一切都是他拼来的。那幺,下一站会是哪呢?」

这种敬畏就留给旁人慢慢体会吧。